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【校园往事】作者:不详
【校园往事】作者:不详
               校园往事


字数:2015字

  惜春更选残红折。
  雨轻风色暴,梅子青时节。
  永丰柳,无人尽日花飞雪。
  莫把ㄠ弦拨,怨极弦能说。
  天不老,情难绝;
  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
  夜过也,东窗未白孤灯灭。

  我们都期待一万年的诺言,但我们都知道没有一万年,因为一万年之后的我们已经不是我们。纵使过去多少年,我都会记得校园里弥漫的栀子花香,蓝蓝的湖水,那细雨纷纷的时节,那伤心的离别,我深爱的女友。我们此刻都明白这已经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了。

  我的左手一边不安分地绕着她的阴蒂爱抚着,一边深入桃花源中寻幽探密,找寻那传说中的G点。这时她的身体已有所反应,虽然她尚未清醒,她的蜜穴却早已呼应着我的爱抚,湿黏滑溜的爱液本能地迎接我,潺潺地流出。

  她似乎也被阵阵快感所唤醒,双手紧紧按着我的左手不放,尚未完全清醒的她,口中传来阵阵喘息。「翔翔,早安!」我给了她轻轻一吻,喜欢我这样的早安吗?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在睡梦中被快感所侵蚀,整个人羞地埋进被窝里。我掀开了棉被,和她热情地吻了起来。

  当然,我的左手更加快了动作,被我吻着的翔翔无从藉着呻吟来发泄快感,只能够紧紧地搂住我,发出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喜悦的鼻音。我的左手加快了爱抚她的G点与珍珠的动作,我要让她更兴奋。

  「舒服吗?」我追问着她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」她再也顾不得会不会被邻居听到,左右摇摆着头,大声地发泄出自己的快感。我趁这个时候将她扶坐起来,脱去她全身仅剩的衣服。清晨从窗外照进屋内的阳光映在翔翔雪白的裸体上,显得十分清新耀眼。

  我将她的头引向我的阴茎,我说过要请她吃热狗大亨的。她不停地上上下下套弄着,看着她这样为我服务,令我心痒难熬。我的左手持续地动作着,含着我的肉棒的她,口中也发出「唔……唔……」含糊不清的浪叫声。这时她停下套弄的动作,我深入她穴中的左手食指也可以明显感受到她肉穴突如其来的一颤,看来她已经高潮了一次。

  我抚着含着我的阴茎的淑瑜的头,柔声问她,「翔翔,才刚起床就享受到这样的快感,舒服吗?」她显然对我的问题感到害羞,摇了摇肩膀表示不好意思回答。

  我想让她更害羞,左手更是加快了速度,口中含着我的肉棒的她,只能含糊地哼着,「唔……唔……乌吾……」我听不懂她的「乌吾」是什么意思,持续着左手的爱抚,再问一次,「舒服吗?」她点了点头。

  我心里很得意,将阴茎脱离了她的小嘴,也停止了左手的爱抚,她方能有喘息的余地。这场前哨战,我军全胜而归。我看着她的脸,她嘟着嘴表示不满。
  「不公平……你趁人家……睡觉的时候……玩弄人家……」翔翔低着头,试图以嘴皮子扳回一点颜面。

  「我不是玩弄你,我是真的喜欢你才和你这样的。」我笑着对她说。

  她的脸变得更红了。看着她的表情,我的心中充满了爱怜,我不禁想好好疼爱她!今天我要使出浑身解数,来满足这个可爱的翔翔。我将她抱了起来,携着她的手走到她的书桌前。她疑惑地望着我。

  「翔翔,你趴在书桌上。」她屁股翘得老高,整个人趴在书桌上。我从她的背后望着她的私处,那颗小樱桃在爱液的滋润下,显得水水亮亮,十分夺目。湿润的双唇,在稀疏的阴毛的辉映之下,宛如沙漠旅客梦寐以求的绿洲一般,令人忍不住想去啜饮其中的甘泉。

  「你的这里好美啊!」我轻轻地触碰着她的阴唇,发出了赞叹的赞美。我的手指不安分地摸着她的屁眼,她似乎不喜欢我碰那里,慌乱地呓语着「不……不要……碰那里……」我舔遍了她阴唇的里里外外,并不时将舌头伸进穴中。
  她扭扭捏捏地左右摆动着她的屁股,试图以最后的挣扎,将私处移开我的视线。不过在这种姿态下,这种努力也只不过是徒劳无功。刺激的感官享受,再加上她本身的娇怯,将她的快感阵阵引发出来,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发出强烈的呻吟,以回应我对她的爱抚。我眼见时机已经成熟,将腰向前一挺,整支肉棒深深地戳进她的小穴。

  我抚摸着她的酥胸,随着我腰部摆动的旋律揉弄着。她很快地越过了第一个高峰,「啊……」的一声从她的口中爆发出来之后,整个人就脱力了。我甚至可以感觉得到,她打开的双腿已经瘫软,可能难以继续支持她的体重。

  我抽出了正享受着她穴里的温热的阳具,将翔翔抱回床上。我俩在床上缠绵着,享受对方带来的阵阵快感。我享受着她娇嫩的肉体,竭力满足在床上摆出各种撩人姿态的她。或许是因为已经发射了两次,第三次却是千呼万唤仍不出来,翔翔似乎已经被搞得有点痛了,毕竟这三次性爱加加减减也做了三个多钟头,她受不了也是很正常的。

  为了不让她再承受欲乐过度的痛楚,我只能让我的弟弟忍住不发,对它似乎是残忍了点。我有点怅然地用手套弄着我的肉棒,滚滚精液空虚地射了出来。一个男人到底要能够撑多久,才称得上是真正的持久?撑这么久到底有何意义?如果无法和她一起高潮,我要那么持久又有何用?我回答不出来。我赢了这场竞赛,但是我没有胜利的快感。

               【全文完】